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head2.htm

纪念文科状元何川洋君痛失北大、港大录取资格

时间:2009-10-29 10:54来源:互联网 作者:admin 点击:
  一  共和国六十年七月二日,就是国中质疑29岁市长周森峰甚嚣尘上的时候,我独在礼堂外徘徊,遇见程君,前来问我道,先生可曾为何川

  一

  共和国六十年七月二日,就是国中质疑29岁市长周森峰甚嚣尘上的时候,我独在礼堂外徘徊,遇见程君,前来问我道,先生可曾为何川洋君痛失北京大学、香港大学录取资格写了一点什么没有?我说没有。她就正告我,先生还是写一点罢;何川洋君的事情是一个时代的悲剧,一个教育的悲剧。

  何君就读的南开学校是我熟知的,2002年秋,我曾造访南开学校,几十位院士挂在墙上,熠熠生辉,允公允能、日新月异校训分外醒目,让人以为是到了高等学府,不料几年不到,竟然就传出巴蜀中学与之斗法,全然没了斯文,实在怅然。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,这虽然于何君的结果毫不相干,但对于后来者,却大抵是有意义的。

  但有时想来,又实在无话可说。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。三十一个青葱少年的前途,何川洋君光辉的未来,洋溢在我的周围,使我艰于呼吸视听,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?汝果何君在北京大学顺利硕博连读,抑或在港大习中西学术,以其文科状元之资,不会比周森峰市长起点低。长歌当哭,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。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,无数网友的口诛笔伐,尤使我觉得悲哀。我已经出离愤怒了。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;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,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,就将这作为后来者的警世钟吧,在中国步入现代文明的进程里,我们的教育,是怎样辱没了斯文啊。

  二

  真的猛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。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?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,以时间的流驶,来洗涤旧迹,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。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,又给人暂得偷生,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。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!

 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;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。离6月爆出民族身份造假加分事件也已有两星期,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,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。

  在三十一位因民族加分未遂的学生中,何君的事迹颇有戏剧性,担任县里搢绅的父母担心孩子高考成绩,遂改族以获其利,不料,近年重庆南开、一中、巴蜀等直属学校竞争加剧,以上北大清华为能事,高考刚完,既有南开师生指斥巴蜀中学作假,有实验班学生集体成少数民族,此情传至京师,教育部、市府震惊,一一查处,杀人三千,自伤八百,直属学校11%的民族加分令人震惊,掩盖在重重光环下的直属学校民族加分、奥数、科技、体尖等诸多不当手段始大白于天下。直属学校终于撕开了学府的面纱,让普通学校师生愤懑,让公众出离愤怒。可怜何君三年寒窗,一代文科状元,不但不能闻名于乡里,反而要封锁消息,忐忑不安,等待北大录取。然而一波三折,就在当地教委宣布保留何君录取资格之时,北京大学却挟教育部余威,宣布不再录取何君,俄而港大亦宣此噩耗。何君悲剧,由此铸定。教育的惨象,已使我目不忍视了;网络的流言,尤使我耳不忍闻。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?教育利益集团的默许和鼓励,特权家长的疯狂,已经让保护弱者和特长生的加分变为豪门的盛宴。这是怎样的悲剧啊,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。沉默呵,沉默呵!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。

  三

  但是,我还有要说的话。

  我没有亲见何君落选北大、港大后的悲伤心情,一个寒窗苦读的孩子,本来是光荣的文科状元,却已然牺牲在学校的恶斗和糊涂的父母了,而今法不容情,双亲停职,名校落选,弄权成拙,真是人伦悲剧啊。

  时间永是流驶,街市依旧太平,既使是落选名校的文科状元,在中国也不算什么的,至多,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,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。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,我总觉得很寥寥。当下之教育,学校趋利而聚,斥巨资以盖名园,揽名师以聚其势,掐名生以状其威,重点学校已非学校,不过趋炎附势之公司罢了,就读重点学校、成为择校重点学生,俨然已成为家长培育孩子的方向,可怜乡村教育、平民教育之理念,荡然无存,行知先生地下有知,当恸哭矣。南开、巴蜀等诸校,你们在演绎怎样的悲剧啊,把如花的少年前程,文科状元,毁在一己之私上。何君父母纵难辞其咎,然学校多年来潜藏其间的恶斗,择校的利好,终让教育蒙羞,引爆种种恶状,背离重点学校培育重点人才之初衷,已成权贵角逐之场所矣。重点学校制度,不要也罢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ajaxfeedback.htm